当前位置:主页 > 星辉彩票手机端 >
星辉彩票手机端

上车后的他气冲冲的就开始对她吼,你知不知道

来源:星辉彩票-星辉彩票网 发布时间:2018-07-05
内容摘要:听到最后,以沫是自己安静了下来,之前只觉得对韩梅梅很抱歉,很对不起,现在听来,她那一天的任性,还真是罪大恶极。
 听到最后,以沫是自己安静了下来,之前只觉得对韩梅梅很抱歉,很对不起,现在听来,她那一天的任性,还真是罪大恶极。
 
    明灿接着说,“至于孩子,是她的父亲要求的,我当然很迷茫,不知道该怎么办?其实我一直都想和你好好商量的,我想,是我和你的交流方式出了错误,让你难受了。”
 
    几天后,当以沫站在韩梅梅母亲的病房前,她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画面,就是在机场,那个撞了她的人。
 
    原来,老天爷早已给了她惩罚,只是这惩罚还不够,如果在登记后,飞机上没有医生的话,她应该也是已经死了的。
 
    明灿站在她的身旁,问她,“想什么呢?”
 
    以沫动了动唇,“想,如果我能救她的妹妹,该多好,这样,我就不会觉得自己罪大恶极了。”
 
    不知从何时已经出现在明灿和以沫身后的方涛突然出声,“你完全可以救她,只要你答应离开明灿,和我在一起就可以。”
 
    明灿和以沫同时回头,看着穿着一袭西装站在他们对面的方涛,“你什么意思?”明灿问他。
 
    方涛直话直说,没有拐弯抹角,“意思就是,我就是那个一直匿名的骨髓配型合适,但不愿意捐献的那个人。”
 
    以沫一听方涛是合适的骨髓,就激动不已的走到方涛面前,“是真的吗?你可以给韩梅梅的妹妹捐献骨髓吗?真的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 
    明灿眉心却皱的很紧,他直盯着内心险恶的方涛,“我不会同意的。”
 
    方涛不羁的笑了,看着以沫,“那你呢?也打算见死不救吗?”
 
    以沫回答的毫不犹豫,“当然不会,方医生,你也不会的对不对?”
 
    方涛清冷的笑着,刚才她好像是太激动,而忽略了他刚才提出的要求,“我会不会救她,这都要看你的。”
 
    以沫不解,眉心微拧,刚想要问方涛为什么,已经被明灿先一秒拉到他身边,“方涛,你也是名医生,救死扶伤本是你的职责,既然你明知道,韩真真有多需要你的骨髓,为什么还要提条件?”
 
    方涛冷蔑的笑着,“对,我是名医生,但因为你,已经不是了,这个你不是最清楚吗?也是你让我明白,钱真的是个好东西,它能买到一切我想要的东西。”
 
    以沫不想太去在意他们两个男人的战争,她现在想的是如何救活韩真真,“方医生,你的条件是什么?你想要钱吗?多少?你开个价,我一定答应你。”
 
    方涛悲哀的笑了,如果这些话是明灿说的,或许他会狮子大开口,但这些话却是以沫说的,他只觉得自己太悲哀,原来一直在以沫的心里,他方涛也不过如此。
 
    他说出自己的目的,“我不要钱,我只要你!”
 
    以沫还在意外之时,明灿晚一秒的捂住了以沫的耳朵,“方涛,你不要过分,这样的条件,你休想。”
 
    方涛轻笑,“好啊,那大家就都亲眼看着,一个生死垂危的人,是如何因为我们各自的自私,离开这个没有人情味的世界的。”
 
    方涛转身要走的时候,以沫突然从明灿的身边睁开,她如同无助的溺亡者抓住了最后的一丝希望,双手紧握着方涛的胳膊,回答的急切,“我答应你,你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,只有你能救活韩真真,我就都答应你。”
 
    “以沫!”明灿过去试图拉回以沫,以沫用力的甩开明灿的手,“别管我,我们都别无选择不是吗?我要赎罪,我不想一辈子都活在自责中。”
 
    明灿还想说,总还会有其他办法的,但以沫已经不给他说话的时间。
 
    以沫抓住方涛,“是不是你随时可以配合治疗?”
 
    方涛看着以沫,喉咙有些哽咽,眼前此时此刻无助的女人,是他亲手救活的,当时她用最后的力气哑着声音对他说,‘她不想活了,不用救她了,因为她的明灿哥,不要她了。’
 
    现在,她活的好好的,她的明灿哥也没有不要她,她却为了所谓的赎罪,用你的所有来和他交换。
 
    方涛说,“我配不配合治疗,那就都看你是不是配合我了。”
 
    以沫用力的点头,看上去就像是抱着去死的决心,“我配合。”
 
    她的话音刚落,方涛心里感觉到疼痛还没有消散,她整个人就被明灿强势的扛走了。
 
    以沫没有闹着挣扎,而是对方涛喊,“我和他聊完了,我就来找你。”
 
    方涛转身去了旁边的化疗室,那边的医生看到他,眉心不悦的皱紧,“方医生,你也是医生,能不能好好配合一下我们啊。”
 
    方涛抱歉的笑笑,“不好意思,接下来一定好好配合。”
 
    那名医生问他,“明明就已经答应捐献骨髓,为什么还坚决不肯公布?”
 
    方涛脱下西装,只要自己做到问心无愧就够了。
 
    明灿把以沫扔进车里,上车后的他气冲冲的就开始对她吼,“你知不知道你答应了那个医生什么?”
 
    以沫对暴怒的明灿哥没有害怕,相反觉得他有点儿过于矫情了,“方医生对我一直很好,要不是他的救命之恩,你现在也看不到我,我会说服他,让他捐献骨髓的,这么好的救韩真真的方法,你为什么要不同意。”
 
    明灿仍旧无法平息心中的怒火,“他要的是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