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星辉彩票网址 >
星辉彩票网址

如果是从前,她早就该又哭又闹没完没了

来源:星辉彩票-星辉彩票网 发布时间:2018-07-05
内容摘要:仲立夏一听儿子的这口气,可是非常不满意,故意不告诉他,哟,你不知道自己媳妇去哪儿啊?那这可怎么办,现在这天气,
 仲立夏一听儿子的这口气,可是非常不满意,故意不告诉他,“哟,你不知道自己媳妇去哪儿啊?那这可怎么办,现在这天气,沫沫一定很害怕,不过我听说,好像有个一直很喜欢沫沫的医生,不知道那个医生会不会已经像王子一样出现在沫沫身边……”
 
    仲立夏的风凉话还没说完,就被明灿不耐烦的打断了,“是不是在韵苑居那边的房子?”
 
    “呀,你知道啊?”仲立夏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,还没来得及说不是,就被儿子一句,“妈,晚安,我挂了。”
 
    脚底油门踩到底,直奔那边的房子方向去,那个胆小鬼,估计现在是手机没电了,可别因为害怕还乱跑就行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第306章 爱已分不清真假
 
    明灿赶到那边的时候,望着窗户黑漆一片,心里忽然没底,跑到楼上,开门,开灯,大步刚要迈进去,脚下踢到什么东西,低头一看,是她的鞋子。
 
    这一刻起,他悬着的心才踏实一些,房间里没有开灯,或许是她已经睡了,他轻轻的关上门,然后想去卧室看她有没有睡着,又怕吵醒她。
 
    这里一共有三间卧室,而他都没有看到以沫,“以沫……你在这里吗?”
 
    “以沫……”
 
    躲在洗手间里的以沫,因为害怕听到任何声音而害怕,捂住了自己的右耳,而左耳,本来就是听不到的。
 
    明灿在主卧室的床上找到她没电的手机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洗手间,他打开门看到她像是故意躲猫猫一样藏在里面的时候,气不打一处来。
 
    他在外面找她找的都快急疯了,她竟然还躲在这里无动于衷,明灿猛力的一把将她拽了起来,直接发火,“你没听到我叫你吗?”
 
    以沫看到他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,已经感谢老天爷让他找来了,他的怒吼根本不算什么,两眼红红的,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,“对不起,我没有听到。”
 
    她不是故意听不到的,难道他忘了,她也算是半个聋子吗?
 
    她无助害怕的神情让他心口紧蹙,他刚才只顾着着急,一时疏忽了她的感受,上前一步,长臂将她搂在怀里,威慑的命令,“不准哭。”
 
    他不说不抱还好,现在就算他的气场再冷,她都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,不哭才怪。
 
    她双臂搂在他的腰间,仿佛生怕他会突然消失一样,带着哭腔趴在他的胸口,嘤嘤的说,“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来找我,都谢谢你,因为我刚才真的很害怕,我好求老天爷,让你一定要来找我。”
 
    明灿抱着她,沉默以对,他不想来的,但他管不住自己。
 
    等两人出去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时,明灿冷着声还在和她置气,“你怎么不去找那个医生,或者让他来陪你啊?”
 
    以沫不悦的噘嘴看着他,吃醋也吃的怎么让人不舒服,就顺着他的意,和他犟,“还不都怪你,把我手机给打没电了,让我根本联系不到他。”
 
    明灿冷若冰霜的盯着她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这话茬是他先提的,以沫也不怕他,还继续气他,“要不你现在借我手机用一下,我给他打个电话,让他……”来陪我。
 
    以沫话还没说完,明灿就一秒钟都不想和她待下去的起身离开,她转身趴在沙发上看着他阴鸷的背影,对他喊,“喂,你是在生气吗?你是不是特别不想和他有联系啊?”
 
    什么臭屁性格,不想就不想,非要天天摆出个臭脸,想要装作对她毫不在乎,可有克制不住自己的内心。
 
    以沫真想问问他,这样活着他不觉得累吗?
 
    现在他在这里,她就一点儿都不会害怕,外面别说是狂风暴雨,就是洪水猛兽,她都有他的保护。
 
    明灿她,这就是他和她的区别,他心中无比沉重,而她可以云淡风轻,“你就不难受啊?”
 
    以沫喝了一小口水,嘴角的笑苦涩难言,抬头,清灵的水眸和他深邃的幽眸对视着,“难受啊,但我能改变什么吗?一切不都在你的计划之内吗?如果我擅自跑出了你的计划,你会恨我的,而我,不想再让你更恨我了。”
 
    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忍耐的,就连她心里的想法,现在他不问,是不是她都可以不和他说了。
 
    他心痛不已,大手捧着她微仰着的脸,低头吻上她还受伤的唇,他心有余悸,怕碰她的唇,当他的唇紧贴在她的唇上时,他捧在她脸上的大拇指感觉到从她眼角滴落的泪。
 
    唇分,他深凝着她,指腹心疼的轻拭她眼角已控制不住的泪,从前,他总有千百种方法让她不准哭,现在,他却没了法子,无计可施。
 
    她还傻乎乎的对他笑了,“就是刚才你碰到我嘴唇的时候,好疼的,你也知道的,我怕疼,所以这眼泪……她就控制不住。”
 
    她隐忍的身体都在颤抖,她不想承认是她的心在疼,她就想在他面前装的没心没肺不会受伤的样子。
 
    他低眸凝着梨花带雨的她,心疼不已,“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?”至少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,一个说出真相的机会。
 
    如果是从前,她早就该又哭又闹没完没了,甚至把他的恶行宣布全世界了,她现在这样子,让他已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 
    以沫摇头,眼泪汪汪的看着他,“不要,我才不要听你残忍的说,因为你爱她而不爱我,我宁愿一辈子都不问你为什么,你也不要告诉我为什么……”
 
    她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微的,是他的行为太过分了,才把她变成这样子的吗?
 
    他拧眉无奈的看着她,捧着她巴掌大的小脸,“你傻吗?”
 
    她还真的想都不想的就点头了,“嗯。”